返回校园网
发布日期:2014-09-09
本条信息已被查看了69  
老鼠心理学

    香港高层大楼也有老鼠,纽约帝国大厦一百多层,照样鼠辈猖獗,老鼠是没有恐高症的。老鼠比蟑螂更恐怖。有时半夜到厨房喝水,一开灯,满地蟑螂四散,如果再加几只老鼠,准保吓死。

    老鼠不但形象可憎,还会发出鼠声、咬物声、奔跑声、打架声;不但在地板,更在天花板,咬橱柜、咬电线、咬食物水果,猖狂时,把人的耳朵和脚趾头都咬得血淋淋的。

    苏东坡从不嫌鼠患,见惯不怪,还发出人道声明:“爱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

    为鼠留饭,怕它饿,真是有点太过。鼠辈繁殖能力极强,族群庞大时,人想与它们和平相处已不可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非灭不可。

    灭鼠药、老鼠夹和粘鼠板,过于残忍,剩下的只有老鼠笼了。

    捉到活生生的鼠,更难处理。总得先杀死吧!但怎么杀?见过人用沸水淋鼠,典型的酷刑虐杀,吓得晚上会做噩梦。

    有位学戏剧专科的朋友提起在学生时代,宿舍中有鼠患,有个一劳永逸的方法。“抓到老鼠之后,在老鼠身上涂以鲜艳的颜色,例如脸是大红色,身体是绿色、黄色、蓝色,尾巴涂成白色,然后把老鼠放走,如此鼠患可灭。”

    朋友说:“这是老鼠心理学,那只五彩的老鼠逃回洞里,它的亲戚朋友大为恐惧,吓得四散奔逃;那只五彩的老鼠则会惭愧得钻到洞里自闭,整窝老鼠都会精神错乱,没多久就绝种了。”

    老鼠竟有如此细腻的感知能力,也会自卑?

    但至少印证一件事,毁灭不从外面攻进,而从内部崩溃开始。一只蜜蜂,一只蚂蚁把病毒带回巢,整窝就被端了。但想不到心理战竟然比病毒更厉害。老鼠心理学,什么时候可运用到现代战争?不战而屈人之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