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校园网
发布日期:2015-04-30
本条信息已被查看了485  
蟹教授三年驻台蹲守 以蟹为媒促两岸交流

20111015日,上海海洋大学与苗栗县政府正式签署《中华绒鳌蟹养殖科技合作协议》。从2012年起,上海海洋大学选派了以王春老师为主要负责人的专家前往苗栗县驻点指导。3540天,王春蹲守苗栗,走遍那里所有的蟹塘,靠着“一定要养好蟹”的执着信念,不仅在技术和理论上实现突破,打破了业界定论,开创了大陆农业技术首次输入台湾并获得成功的先例,而且与苗栗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成为台湾“荣誉县民”的大陆第一人,谱就海峡两岸交流的一段佳话。王春在苗栗的成功为当地创造了超亿元新台币的新兴特色产业,由苗栗开启的两岸科技交流所取得的成绩获得俞正声等中央领导的批示,受得国台办、上海市台办、市教委等的充分肯定。

点击查看原图

王春巡视蟹农蟹塘

三年540天,啃下“高纬度养蟹”的硬骨头

在水产养殖界,“北纬28度以南养不好大闸蟹”已成定论。苗栗地处北纬24.18度,正好在这一区域。上世纪90年代初,学校也曾尝试在广东养蟹,失败告终。台湾苗栗到底能不能养不出好蟹?王春心里也在打鼓。任务加身,容不得他过多地考虑成败。他决定肩负使命背水一战。

一方水土养一方物种。王春决定从对当地的养殖条件评估入手。2-3个月里,王春走遍了苗栗县境的18个乡、镇、市,分析土壤,测试水温,采集水样,综合分析土壤、水质,第一手资料了然于心,建立了苗栗大闸蟹养殖的一手资料“数据库”,也使王春有了在苗栗养好大闸蟹的信心。

对症,还要下好药。蟹苗入台是第一步。2012112日,首批经大陆认可的30万只合法蟹苗引进苗栗。蟹苗登台后即刻遭遇低温、日照少、淫雨绵绵的严重挑战,王春及时调整技术路线,对蟹苗登台进行研究,制定了分期、分批、分地形的蟹苗入台“三分”方案,大大提升了蟹苗的成活率。

蟹苗到位,饲料成了关键。为了提高成活率和育肥度,王春经过研究,因地制宜,充分挖掘当地福寿螺等生物潜力,在生态、环保的基础上,从提高蟹的肥满度、甜度、鲜度等方面着手,研究成功适合大闸蟹不同阶段饲料配方,不仅让蟹增加营养,更添加美味。“生产出来的饲料不仅大闸蟹能吃,人也能吃,味道有点像饼干。”王春说。

王春在科技指导中,为保护当地环境,充分挖掘苗栗的山泉水优势,始终将环保放在第一位,大力倡导种植水蕴草、苦草等不同品种的水草,降低水温和改良底质,吸引螺类繁殖,提供天然新鲜食物来源,为大闸蟹加菜。同时,采用生物修复技术,推广池塘生态养蟹技术,保护水环境,综合实施以“种草、投螺、混养、稀放、控水”为核心的大闸蟹生态养殖新技术,“引出山泉水,产得生态蟹”。经权威机构检验,大闸蟹完全符合当地的环保标准,被市民誉为“放心蟹”。

为确保苗栗大闸蟹的品质,王春联合项目组开发出基于物联网智慧服务的中华绒螯蟹蟹种质量动态追溯系统,可提供大闸蟹从源头到餐桌的全程可追溯。在王春的建议下,苗栗县还特别制作了专属防伪扣环,内含可供扫描生产履历的QR Code,只要带上扣环的大闸蟹,就能保证蟹苗是从大陆合法进口,且全程受控。扣环内含64项药物残留检测信息,确保消费者吃上安心、美味的优质大闸蟹。

全心付出,赢得台湾蟹农真心点赞

苗栗县推广养殖大闸蟹之前,全县养殖大闸蟹总面积约4公顷,多为零散小规模养殖户,存活率只有1成不到,养殖户普遍亏本。台北退休教师廖煌飞为了养好蟹,专程到新竹找专家上课,结果放养两万多只蟹苗,没想到才养了两个月,大闸蟹才刚脱第二次壳就大量暴毙。上海海洋大学,技术行吗?“饱受挫折”的蟹农持怀疑态度。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大陆和尚”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对此,王春就当没看到、没听到,埋头做事,具体指导。慢慢地,蟹农发现了这个“真心人”的价值,态度开始好起来。

苗栗蟹农基地有的在平原,有的在海拔900多米的山顶。为了入户指导,王春经常在山顶、平原之间奔波。最开始蟹农只有三十多户,十天左右就要跑完一趟,每天一大早就到蟹农家里调研指导,从养殖池的选址、水质的测定到大闸蟹生长的状况,都要及时给出建议,回到住处已是天黑。后来指导的蟹农增加到了九十多户,他依然要挨家挨户地上门服务,跑完一趟时间已过月余。为了赶时间,最多的时候王春一天要跑七八户人家,进门就听取情况现场指导,连茶水也来不及喝。在他的精心指导下,苗栗县的大闸蟹养殖逐步走向规范化。

三年来,王春累计驻守苗栗县540余天,辅导养殖户103户,集中或现场开展教育训练20次、受益同胞2030人次。他一年四季没有休息天,为了大闸蟹的健康生产,他甚至放弃了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机会,更不去旅游景点。苗栗头屋乡北坑村养殖户古木添说到王春,他很有感慨:“塘里如果出现问题,我们随时一通电话,就算是半夜,他都到场。”

三年之间,王春与苗栗养殖户结下了深厚友谊。回忆见面之初,当地原住民养殖户更是把王春当成大陆人是来搞统战的。刚到苗栗开展服务时,养殖户们多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甚至质疑“大陆真的愿意把技术教给我们吗?”。经过几次三番的用心服务,王春用行动逐渐消融了当地养殖户的戒心,赢得了养殖户的信任。如今更成为苗栗县的“自家人”,收获了苗栗县“荣誉县民”的殊荣。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林中森在苗栗视察时更饶有兴致地与王春拉起家常,问他在台湾生活的感受。他说:“这样的农业科技合作十分有意义,希望两岸你挺我,我挺你,共同提升。”

功夫不负有心人,苗栗模式大获全胜

三年之间,苗栗县大闸蟹产业完成了华丽转身。2012年,苗栗县养殖户只有33家,养殖面积15.2公顷,直接经济效益六千万新台币,拉动旅游消费四千多万新台币。2013年,产业规模扩增到养殖户98家,养殖面积超过45.0公顷,预计直接经济效益将突破两亿新台币,拉动旅游消费一亿新台币以上。至2014年,苗栗大闸蟹产业三年累计创造产值近3亿新台币,超过103户家庭直接受益,拉动全县旅游业增收近2亿新台币。

一路走来,王春不仅成为海峡两岸的科技使者,更成为苗栗与上海两地加强沟通交流的“媒人”。在王春的穿针引线下,如今,苗栗与上海两地更是常来常往。自2012年起,苗栗大闸蟹三次登陆,在上海举办的全国河蟹大赛中三次摘取“金蟹奖”,两次夺取“最佳口感奖”桂冠,其优良的品质得到业内专家的高度赞扬。苗栗优质大闸蟹成为台湾响当当的品牌,轰动海峡两岸,苗栗县成为台湾大闸蟹之乡。201310月,来自大陆的大闸蟹也爬上了苗栗的第一届海峡两岸大闸蟹竞赛擂台,与苗栗县大闸蟹同台竞技,共展风采。

海峡两岸的“蟹缘”同时引起《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网》《人民网》《联合报》《中国时报》《凤凰卫视》《凤凰网》《澳门日报》《联合早报》等世界华人主流媒体的连续关注和跟踪报道,并且得到全国政协、国台办、上海市政府等领导同志的嘉勉和关心。俞正声同志在上海市台办《关于上海海洋大学与苗栗县大闸蟹养殖合作成功的情况报告》上批示:感谢各有关同志特别是海洋大学同志的杰出贡献,希望继续努力,办好这件有利于两岸友好合作的大事。上海市政府翁铁慧副市长盛赞我校与苗栗县政府之间的合作交往,撰写了海峡两岸农业技术交流与产业发展的新篇章。王春所在的供台大闸蟹养殖团队也荣获得上海市农业委员会颁发的“2012上海市农业科技促进年先进集体”荣誉称号。

回首在台湾的日子,王春想到的是一张张朴实敦厚的笑脸,阳光下,汗水中,大家的交流那样的畅快,大家的沟通如此真诚。蹲守台湾的日子,王春在校的科研工作暂时中断,个人的发展或多或少地受到影响。蹲守台湾的日子,王春与家人聚少离多,有着诸多对父母、爱人和孩子的歉疚。蹲守台湾的日子,王春没有看过繁华的台北,没到过日月潭,也没有丰厚的酬劳和奖金。但是提到台湾,讲到苗栗,王春的眼中光彩闪动。他说,许多苗栗人感谢我,一些领导赞扬我,千万不要,我只是团队的一员,团队派我在苗栗做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没什么了得。相反,我真的要感谢许多人,在苗栗的付出固然很多,但从在那里的经历对我来说更是宝贵的财富。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毫不犹豫地,去!


(撰稿:胡崇仪)